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北京印刷学院
校友风采首页 >>校友风采 >>正文

冯岩的心情故事发布时间:2015-06-25    来源:    编辑录入:    点击:



 

    冯岩与印刷机械的渊源应当来自家庭影响,父亲曾在北人集团工作,担任教授级高级工程师。冯岩在北京印刷学院读的是印刷机械专业,1996年毕业后也从事了印刷器材和配件的销售工作。说起贞亨利公司的创立,其实来自于冯岩跑业务的一个偶然机会。
    1999年,广东一个用户需要一台单张纸凹印机,而德国的设备是600万元,为加快研制速度,于是与用户商定先用一台北人08胶印机改制,并且用户提供了预付款作为前期设计之用,很快改进的设备交付试用,用户提出了修改意见后,就批量生产了3台。而每台机器的价格也仅是德国设备的十分之一。这事是冯岩事业的转折点,他从贸易转向设计制造,促使他萌生了生产并销售有自己知识产权的印刷设备。说起自己的创业小史,冯岩有着许多心情故事。

最骄傲的事情
    2003年,贞亨利还只是一家小公司。冯岩带着自己公司的成果去湖南常德的一家包装企业洽谈业务。这家企业是一家香港合资企业,年利润达到5亿元人民币,急需单张纸凹印机。当冯岩被引见到了企业洽谈室时,这里已经坐了满满一屋子评审的专家,冯岩把印有总经理职务的名片递给他们,公司的企业代表以及评审专家的嘴巴都变成了O型,他们惊讶贞亨利的总经理亲自来洽谈业务。这事冯岩至今都忘记不了,只要想起对方的表情,冯岩就会笑出声来。他说,贞亨利当时业务部只有一个人,也就是他自己;那天满屋子的专家也只听他一个人在讲贞亨利的设备特性。冯岩最终赢得了订单。据说,之前在湖南常德的这家企业车间里全部是进口设备,之后唯一购进的国货则是贞亨利。

难忘第一个订单
    那是公司成立后接到的第一个订单,当时的贞亨利还没有完全定位在单张纸凹印机的业务上,而同时代理和销售与印刷有关的很多辅材。一家印刷企业下订单需要一批用于印刷福利彩票的上光油墨,并且要求三天交货。冯岩那叫个急啊,马上去杂货市场买了一个铁桶,将买来的原料按比例倒入桶中搅拌,手忙脚乱地整整赶了三天三夜,而此时的员工也就是冯岩本人、他的妻子和送货的司机。交货时,三个人灰头土脸,可是内心却很开心。现在,虽然贞亨利已经在北京双井的高档写字楼里有了体面的办公室、在京郊有了一定规模的生产车间,但是,在深夜里赶制油墨的情景时时在冯岩与亲朋好友聊天时浮现眼前。冯岩说,创业难啊,但创业最初的故事最难忘。

产品召回
    贞亨利的设备完全是自主创新,在2003年设备改型时,冯岩与父亲产生了分歧。当时,贞亨利已经对第一代设备进行了改进,推出了第二代设备。冯岩的决定是以旧换新,即客户可以以15万元的价格购买第二代产品,退还贞亨利第一代设备。其实,此时贞亨利销售出的近40台第一代产品已经收回了全款,如果以每台赔15万元回收的话,那么这几年的利润就全部再次投出。
    父亲非常反对冯岩的做法,贞亨利的员工也非常不理解冯总的行为。但是,冯岩认为,企业最重要的是品牌、质量和诚信。他顶着父亲的压力,顶着企业员工的微词,向老客户们发函,最终回收了近20台第一代机器,堆满了整个车间。
    此举让很多老客户非常感动,江西的一个客户,在换了过去的两台设备后,还追加订购了三台。后来,同行的一个老总遇到冯岩时用了一句古语“善有善报”来评价冯岩的这个决策。

梦想百年贞亨利
    在冯岩心中,与许多企业家一样,有一个百年老店的梦想。他说,贞亨利很需要做大做强,但也希望有着长久的美誉度。经过多年的摸索和积累,冯岩把自己的管理经归结为四要素:项目、资金、品牌和人才。
    从1999年至今,资金的压力一直让冯岩觉得吃力。尤其是2004年以来,产量的激增让他更加感到融资的重要。从2005年开始,冯岩要求把财务做扎实,希望通过两三年时间为对外融资做好先决条件,以便吸引外面的企业放心投资。
    用人上,贞亨利采取外部引进与内部培养相结合的方式,让企业的团队更有竞争力。2005年开始他决定每季度召开董事会,让企业的决策更加透明、公开和科学。而今年3月最大的动作是聘用了一位职业经理人,冯岩说,过去的家族式管理模式已经跟不上企业发展的需要,做大做强需要现代化企业管理制度。如今,单张纸凹印机和单张纸柔印上光机在市场上很畅销,贞亨利已成为业内的一个知名品牌。